您的当前位置:皇后成长计划 > 正文

皇后成长计划碧霄的故事攻略

2014-04-23来源:百度贴吧作者:蛇蝎美人Cruz

不施脂粉,不带珠宝,我素颜朝天,北国凛冽的寒风拂过我的脸庞,有轻微的刺痛感,这种奇异的感觉提醒我,我所背负的责任。

离梦杳如关塞长

秦时明月汉时关,春秋的烽火熄灭,战国的狼烟散尽,唯有这长城,还是阅尽沧桑的模样。

千年来,每一代雄才大略的统治者,都在无止尽的修筑着这长城,唯恐国境之北的突厥色目匈奴等部落入侵。

但大唐就有这样的气魄,敢于免除徭役,罢修长城。

天可汗的威严自是不必多说,威震四方蛮夷来朝,但边境上的人民知道,我就是他们的长城。

大唐尚武,我自幼习武,少年从军,红粉胭脂换了铁马冰河,战甲戎装替了轻纱霓裳,如今我纵马在塞北的草原上驰骋,每个见到我的人都无比尊敬的道一声“将军”。

我在塞北草原上守望,尽忠职守,至死方休。不施脂粉,不带珠宝,我素颜朝天,北国凛冽的寒风拂过我的脸庞,有轻微的刺痛感,这种奇异的感觉提醒我,我所背负的责任。

江山在南,我回身北望,面前是辽阔的草原,身后是我所守护的八千万大唐的子民。

大唐从来就不缺文人墨客,在他们的笔下,我是黑暗中的利剑,长城边的守卫,在每一个漆黑的夜里我燃起抵御匈奴的狼烟,八百里连营,我在篝火边舞剑,用我的剑斩断破晓时分的光线。

我是守护大唐的铁卫,身为边防总兵,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军营,今日如此,日日依然。

我随身带着三支狼牙箭,那是我身份的象征,也是荣耀的记载。我是一个神话,传言我在漠北荒谷,一箭便射穿了突厥王的喉咙,平息了一场战争,天山南北,大唐的歌女都会传唱“将军一箭定突厥”的故事。正是那一役,我一战成名。彼时我仍是青春年少,在军营中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将领,追随薛将军麾下,讨伐突厥。

驻扎之地,既非地壑天险,又非交通要塞,突厥人便不来侵犯,于是便有着闲适的日子,每日只是伙同几个将领去山上走马射猎,也是有趣。

这里是大唐与突厥的边界,自古混居,通婚也是有的,经商之人也往来不断,时常可以见到蓝眸妖娆的异族女子,骑骆驼自西域而来,轻纱蒙面,较之中原女子,更是别有一番风韵。

有一天,我在山上追踪一只黄羊,引弓射箭,正中其后腿,黄羊负痛而去,我寻血迹而去,却遇见一个突厥猎手跪在地上,似乎在为黄羊包扎伤口。

他生就一双碧眼,不蓄须髯,样貌不凡。

他见到我身背的弓箭,认出我是之前伤了这黄羊的猎人,便道:“可是你伤了这黄羊?”

我疑惑道:“你既是得了这黄羊,归你罢了,只是为何要替它疗伤?”

那人道:“此时正是春天,这头黄羊已是有孕在身,我部族的古训是不杀怀孕的雌畜。况且稚子何辜,你今日若是伤了这黄羊性命,等同于伤害了两条性命,虽为猎者,也该念及好生之德。”

我看他虔诚的模样,与寻常所见的猎人大相径庭,便有了兴趣,掏出烧酒请他喝。

一来二去,便熟识起来,知道那人名为耶律衍,在天山下游牧,是部族里出名的勇士。

耶律衍道:“我行猎于此,多见汉族男子飞鹰走犬,却少见女儿家,为何姑娘有如此勇气独自行猎?”

我念及他是突厥人,便道:“我自幼失亲,一直独自过活,上山打猎也是独行。”

他闻我此言,又见我箭法娴熟,便道:“今日相逢,也是缘分,那只黄羊便放它去,不如我们来比试一场。”

我见他所背弓箭甚是精良,轩辕弓狼牙箭,便道:“若我射中,要赌你狼牙箭三支。”

他道:“不知姑娘要以何物为目标?”

天边掠过一只秃鹫,追踪一群大雁,我便道:“待那群雁飞过来之时,我要射队列中第三只。”

他不言不语,只是静静的看我引弓。

群雁飞过,我瞄准第三只,弯弓如满月,“锃”的一声,利箭破弦而出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他竟早已执弓在手,狼牙箭竟是将我那支箭自空中击落。

我不悦,便道:“你可算耍赖?”

耶律衍道:“今日我本是上山采药,无意行猎,不想见到姑娘在此捕猎,大雁乃情深至极之生灵,是上苍的使者。一对大雁,一生一世不离不弃,同生共死,若有一只先死去,它的伴侣亦会哀鸣而亡。望姑娘日后捕猎之时,莫要伤害大雁。”

我乐了:“你这人也真是奇怪,身为猎者,倒是时时劝诫别人不要捕猎。”

耶律衍也笑了:“我本是采药之人,弓箭只是随身携带,捕捉些小动物罢了。”

言毕,他解下箭囊,赠我三支狼牙箭:“我见姑娘喜欢这狼牙箭,不如赠几支于你,这可是我部族最好的利箭。”

夕阳西下,我与耶律衍依依惜别,虽是萍水相逢,却似知音一般,我们又是异族,如今一别,更不知何时能见。

只是我没有想到,不久之后,我们还会再见,却是在战场上。

几日后,突厥骑兵自荒谷奇袭,我披挂戎马,狼牙箭也在行装之中。

远远听得突厥的战鼓与号角,似乎是来了许多人。

军中传言突厥左贤王来犯,似乎是很厉害的样子。

我来到阵前,却是一愣,那战马上目光凛然的突厥统帅,正是前日与我饮酒射雁的耶律衍。

他没有看向我,却是在向薛将军挑战:“我们都听说过薛将军三箭定天山的故事,今日不如让薛将军阵中出一位勇士,与我比试箭法,以此来一定生死一睹输赢如何?”

我拍马上前:“薛将军,末将愿挑战那突厥左贤王。”

薛将军沉吟半响,似是在思索:“那左贤王诡计多端,你只怕不是他对手。”

“末将自投军中,就以效忠大唐,开疆拓土为己任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,况且如果以末将一人之生命,换这一战胜利,也是值得。”

言毕,我便来至阵前,高叫:“突厥人,来挑战你的人来了。”

突厥统帅闻我此言,自是一怔,很快便回过神来,拉开弓瞄准我。

我们在两军之间划着圈子转动着,紧盯着对方的双眼。

突厥的战鼓敲响,大唐的号角吹起,我们都朝对方射出了箭,两支一模一样的狼牙箭。

狼牙箭破空而来,我中箭坠马,朦胧中似乎看见耶律衍的微笑。

似乎,唐军在冲锋……似乎,突厥人在溃散……一阵天旋地转,我失去了意识。

骑兵将我救回阵中,军医细细疗养数月,我方康复。

他说,这只狼牙箭离你的心脏只有一厘米,再偏左一点儿,即使是华佗在世也无回天之力了。

薛将军打帘而入:“碧霄,突厥已派使者求和,边境战事已平定,我将调回京城,统帅禁林军,皇上闻知你的事迹,已授予你边防总兵一职,接任我的空缺,这是将印,自今日起你便是边防大将军了。”

军医道:“那突厥左贤王虽是狡诈,箭术却不如碧霄将军。”

耶律衍是何许人也,半空中的利箭,他都能击落,那么近的距离,他怎么可能射不中。

记忆中,仿佛追猎黄羊的那天,他曾经说过:“若是大唐与突厥边境再无战事,再无杀戮多好,只是突厥的君主依仗左贤王,频频起兵,妄想吞并大唐,只会使得将士浴血生民涂炭。”

我不加思索道:“若我为将,上战场,当杀此王,平息战火。”没有看见他眼神里的黯然。

排行榜